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16Studio

分享资源,分享快乐·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夜色周庄  

2009-06-30 12:08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夜色周庄 




千年古鎮暮色幽, 
月灑清輝照迷樓。 
雙橋富安江南韻, 
夜半琴聲惹鄉愁。 
沈張府第懷舊事, 
南社逸事醞綢繆。 
水域佛國名天下, 
周郎布施話春秋。 

周庄,悠远的历史,给古镇造就了诸多胜景。著名建筑学家罗哲文盛赞周庄“不但是江苏省的一个宝,而且是国家的一个宝”。      夜色周庄 - 316studio - 316Studio   周庄环境幽静,建筑古朴,虽历经900多年沧桑,仍完整地保存着原来的水乡集镇的建筑风貌。   全镇近千户民居中,明清和民国初期的建筑仍保存百分之六十以上,其中有近百座古宅院第及60余个砖雕门楼。   周庄民居,古风犹存,最有代表性的当数沈厅、张厅。   全镇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民居仍为明清建筑,仅有0.4平方公里的古镇有近百座古典宅院和60多个砖雕门楼。     同时,周庄还保存了14座各具特色的古桥。    周庄是水的世界,古镇四面环水,犹如浮在水上的一朵睡莲。   河道形成“井”字形,有河有街必有桥,因桥成街,因桥成市,桥桥相望,桥桥相连,为水乡周庄增添了魅力。 周庄至今仍保存着建自元、明、清代的石桥14座,当推双桥、富安桥、贞丰桥、福洪桥最有代表性。 
  坐在船上游览,穿桥过洞,颇有情趣。每穿过一个桥洞就出现一种景色;每拐过一座桥堍,又另有一种意境,从不同角度构成一幅美妙的“小桥、流水、人家”的水乡风情画。 周庄环境清静优雅,是读书的好地方,也颇有读书的好传统,历史上曾出过进士、举人20多人。   除了张翰、周迪功郎和江南巨富沈万三,先后寓居或游钓于此的有刘禹锡、陆龟蒙等,还有给近代中国留下深广影响的叶楚伧等人。名胜还有全福寺建于宋元佑元年(1086年)。地处贞丰桥畔的迷楼。澄虚道院俗称“圣堂”,该道院创建于宋元佑年间(1086-1093),距今已有九百余年的历史。 游览周庄,双桥是不能不看的。 
夜色周庄 - 316studio - 316Studio

     双桥,俗称钥匙桥,由一座石拱桥——世德桥和一座石梁桥——永安桥组成。清澈的银子浜和南北市河在镇区东北交汇成十字,河上的石桥联袂筑,显得十分别致。因为桥面一横一竖,桥洞一方一圆,样子很像是古时候人们使用的钥匙,当地人便称之为“钥匙桥”。这两座石桥,始建于明万历年间公元1573--1619年,世德桥由里人徐松泉、徐竹溪出资建造,永安桥由里人徐正吾出资建造。至清乾隆三十年(公元 1765 年)两桥皆重修,清道光二十三年(公元1843年又由里人捐资重建。1957年永安桥再次修缮。世德桥长十六米,宽三米,跨度五点九米;永安桥长十三点三米,宽二点四米,跨度三点五米。双桥中,石拱桥横跨南北市河,桥东端有石阶引桥,伸人街巷;石梁桥平架在银子浜口,桥洞仅能容小船通过,桥栏由麻条石建成。 
     双桥最能体现古镇的神韵,碧水泱泱,绿树掩映,欵乃声声的小船在桥洞穿过。桥边,一年四季都有来自各地美术院校的师生,在全神贯注地写生,摄影爱好者则端起照相机,选择最佳的拍摄角度。站在市河一侧举目望去,钥匙形的双桥连同不远处的清代石拱桥——太平桥,一个镜头可以摄下市河上的三座古桥。 
  在周庄的近千户民居中,明清和民国明期的建筑至今仍保存有百分之六十以上,其中有近百座古宅院第和六十多个砖雕门楼,还有一些过街骑楼和水墙门,这在江南水乡是堪称典型的。在这些建筑中,最具有代表性的当数沈厅。沈厅位于富安桥东堍南侧的南市街上,坐北朝南,七进五门楼,大小房屋共有一百多间房屋,分布在一百米长的中轴线两旁,占地两千多平方米,为江苏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 
夜色周庄 - 316studio - 316Studio 

  沈厅原名敬业堂,清末改为松茂堂,由沈万三后裔沈本仁于清乾隆七年(公元1742年)建成。据《周庄镇志》记载:“沈本仁早岁喜欢邪游,所交者皆匪类。及父殁,人有‘不出三年,必倾家者’。本仁闻之,仍置酒,召诸匪类饮,各赠以钱,而告之曰:‘我今当为支持门户,计不能与诸君游也!’由是,闭门谢客经营农业,于所居大业堂侧拓敬业堂宅,广厦百馀椽,良田千亩,遂成一镇巨室。”看来沈本仁是属于那种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人物,他没有把上辈人遗传的家产挥霍殆尽,在父亲死后发愤耕耘,拓展家业,建成了颇具规模的沈厅。 
  沈厅共有三部分组成。前部是水墙门和河埠,专门供家人停靠船只、洗涤衣物之用,为江南水乡的特有建筑;中部是墙门楼、茶厅、正厅,是接送宾客,办理婚丧大事和议事的地方;后部是大堂楼、小堂楼和后厅屋,为生活起居之 
处。整个厅堂是典型的“前厅后堂”建筑格局。前后楼屋之间均由过街楼和过道阁连接,形成一个环通的走马楼,为同类建筑物所罕见。 
  七进厅堂内,占地一百七十平方米的松茂堂居中。正厅面阔十一米,前有轩廊,进深七檩十一米,厅后有廊。正厅正面成正方形,厅两边是次间屋,有楼与前后厢房相接。屋面为两坡硬山顶,除六檩至七檩为单屋顶棚,其馀都是双屋顶棚。厅内梁柱粗大,镌刻有蟒龙、麒麟、飞鹤、舞风等花饰。厅堂中央悬匾一方,“松茂堂”三个凸出的泥金大字,为清末状元张謇所书。朝向正厅的砖雕门楼是五个门楼中最宏伟的一个,高达六米,三间五楼,上覆砖飞檐,刁角高翘,下承砖斗拱,两侧有垂,下面是五层砖雕,布置紧凑。正中有匾额,刻有“积厚流光”四字,四周额框刻有精细的红梅迎春浮雕。砖雕门楼上还镌有人物、走兽及亭台楼阁等图案,包括《西厢记》、《状元骑白马》等古典戏文,线条精细流畅,人物神态各异,栩栩如生。在一块长不盈尺的砖板上镌刻前、中、远三景,其刻工之精、构思之巧,足可与网师园中的砖雕门楼媲美。 
  大堂楼木梁架造型浑厚,一律为明式圆形图案。地板大多是六十厘米左右宽的单幅松板,坚固结实,可以想见当年建造时工程的艰重。大堂楼的栏杆与棂窗制作较为精致,与前厅的建筑风格有所不同,属徽派风格。 
  沈厅在十年浩劫中遭受严重破坏。自1983年以后,开始沈厅的修复工程,先后修复了松茂堂、茶厅和大堂楼,开通了走马楼,后厅屋也已与波光粼粼的银子浜沟通。经过修缮的沈厅,恢复了清代建筑的风貌,成为受人欢迎的旅游景点。 
夜色周庄 - 316studio - 316Studio

  沈厅的第五进中,安放着江南豪富沈万三的坐像,他的面前有金光闪闪的聚宝盆。从四面八方来的人们,审视着这位六百年前的吴中巨富,或是为了得到某些启迪和借鉴,或是为了满足祈福的望。不管是什么身份,走进沈厅的每一个人,都会对沈万三这个传奇人物产生浓厚的兴趣。 
周庄颂 
《雨夜周庄行》 灯昏昏,阑珊夜,踯躅水乡巷陌,烟雨无力被风欺,彻骨寒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谁家箫声咽?相顾偏又无语,风韵依旧花间老,情怎了? 
《奈何、奈何!》 薄雾笼轻寒,雨送客归去,依旧否?沧浪柳色,千古枫桥零丁夜。          满心愁,无处寄,千里相见难,恨匆匆一面,怎奈何?轻薄铅华,悔不与君共春舞,人已去,心归否? 
《伤心周庄行》苍烟千里冬夜残,白玉炉,添香暖,花肥人瘦,总是病魂长,他日再逢人已老,君知否,病榻寒。          叶落花残一园冬,珑璁堕,天河隔,佳期难卜,空负了良宵,红线丝断难再续,不堪问,留不住。 
《无 题》轻卷重帷掩画屏,骤雨歇,初晴月。清清冷冷寂寂拂窗台。一地梨花似雪白。君知否,秋已尽,离梦长。          去岁一别寂无踪。执怨笔,研啼墨,凝血聚恨,何处寄?秋江月泠,难解丁香结。伤心怕听双燕语。君负我,应有恨,向黄昏。 
《与三郎斗气》槛外海棠泣寒露,朝朝暮暮,无端总辜负?漏窗彻夜风声起,藕花纷纷被雨欺。          老梅虬枝绽新蕾,知否知否?孤灯窗前老。玉炉香冷梦魂长,为君锁尽清秋梦。 
《三郎赴京探亲超假》春来柳絮舞风前,晨钟暮鼓又经年。哪堪我为相思瘦?太多愁!伤心不忍数红豆。          落叶飘花无人扫,庭院深深屐痕杳。千帆过尽君不归。罢罢罢,黄昏无语立檐前。 
《梦旧事,故地逢故人》角声阵阵日正昏,未寻旧路先伤情。来匆匆,去匆匆,相顾竟无语。送君秋风里。          人已去,楼自空。寂寞木鱼断肠钟。点点滴滴,触目伤心。催我两鬓霜。 
《知 否》斟酒人初醉,娇羞倚君怀,为君邀得明月在,君知否?思君,夜夜秋风折细腰,侵得病榻三分寒。          肌肤凉彻骨,总在无人处,半生惶惶风兼雨,伤别离,怨君,无端多情为君瘦,一夜东风寄愁肠。 
《送L君赴美》伤心君又行,未待著寒衣,哭今生,偏多别离。廿载心事终成空。          潇湘竹,千滴泪,点点复斑斑,触目断肠时,星辰转,缱绻难留,为君伤情君知否?缘已尽,情未了。 
《梦中寻旧事一》风卷春衫薄如翼。苏堤柳,枫桥月,沧浪老梅次第开。花解人语,暗香盈袖,缱绻两情牵。          杏花纷纷春色老,江南一别日月长。伤心难忘当年语。姑苏城东,思之断肠,花老人憔悴。 
《梦中寻旧事二》秋来冷月泻寒塘。藕花开,任凋残。常以清茶邀月饮。孤衾一袭,总是夜长,无语倚栏杆。          横笛吹落梅花曲,一声一咽太凄凉。伤心怕闻双燕语。江南江南,偏忆江南,月胧轻纱薄。 
《思故人》 
      早知师道严如磬,岂敢逾礼觅欢言,咫尺天涯谁传书?人前人后浑不识。重帷寂寂孤衾冷,魂绕魂牵几时休?月影沉沉花满树,怕见双鸾舞堂前。 
      不堪人言霜和剑,更惧虎狼露饥颜,连丝断藕节节空,伤心与君各西东。梦里相逢空欢喜,枕畔无缘堪可怜,醒来心事重重锁,一轮冷月渡檐前。 
      无缘送君行远路,千呼万唤留不住,长夜迢迢天路远,回首当年愁不减。天上人间难相约,空负良宵千百夜,尚若它生天怜我,会稽山下结百年。 
《梦会稽》玉炉冷。夜来落霜寒气重。添衣否?无力举棹,梦寻江南。          沈园老梅落如雪,孤坟一塚乱草黄。君可好?冥冥两地,生死茫茫 。 
附录:1969年父亲悼念母亲词 
《梦亡人》风吼雨啸夜已深,寂寞无语独自愁。夜半卧听风雨声,尚望亡人梦里来。 
    记得的就这首,当年父亲把它贴在窗边。父亲中年丧妻,我少年丧母,实人生之大不幸。时过境迂,竟然恍若隔世,还记得一些散句:儿女幼小不知愁,落花不久易成春。 


如此美景怎么不叫人流连忘返,自己也有MAYA做了一幅周庄 的图: 
夜色周庄 - 316studio - 316Studio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